搜尋

鬼門就要開了,我一點也不怕。因為人比鬼更可怕!

從睡夢中驚醒的我,還餘悸猶存。現在的我,只要跟老友聊天,都會建議他們身上一定要有一個簡易操作的錄音裝置。基於對錄音筆這種救世濟人的發明之由衷感謝,我甚至會在家人朋友生日、逢年過節時,當禮物送給大家。你一定覺得我腦袋不正常,對吧? 等你聽完我的遭遇,再歡迎你來評論..。


那天我帶著自己買的生日蛋糕、一瓶剛去大賣場買的紅酒,在前女友社區樓下站了一個多小時。反覆撥打的電話一直轉接語音信箱,那冰冷的語音通知聽得令人心碎。此時腦海浮現了學生小林。心一橫,打了電話過去,她很熱情地邀請我去她住處,說要幫我慶生。就是這樣一個起因動念,沒想到,居然會把自己推入谷底深淵。

之後的事,簡言之就在紅酒與蛋糕下肚,酒酣耳熱之際,我順水推舟地與小林發生了關係。對,一切都如此順理成章,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。她是如此熱烈地回應著我,她甚至還抱著我安心地睡著了。

這樣溫暖、美好的記憶,靜靜地刻畫在我腦海中。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,好想把腦中所看到的影像,如同行車紀錄器上裝的記憶卡一般,原封不動完整提取出來?

我有。但不是想讓大家看這個畫面有多香艷刺激,而是當你被誣指莫須有的罪名的時候,真的,很想當庭把腦海中真相的影片,播給全世界看。



身為教授,平時我就習慣隨身攜帶錄音筆,以便紀錄與學生討錄專案或論文的內容。這天也不例外。

我到了小林家,邊吃蛋糕時,我好意問起她現在進行中的專題進度,習慣性地把錄音筆開機。沒想到,這個舉動居然成為拯救自己的保命符!..

在學校兩年下來的相處,我察覺小林對我的好感。我雖為師表,但也非草木,很快被她的噓寒問暖、投射出的崇拜所征服了。在大學的在職專班的學生,大多在社會上受過磨練、經過一些風浪,沒有大學生的青澀、衝動,或許也因此,我才對她放鬆了戒心。

一開始,我天真地以為這是一個甜蜜邂逅,是上天給我的生日禮物。我以為,大家都是社會人士,也在社會打滾的過程中,漸漸了解這個世界運作的潛規則。上床是你情我願,只要沒有用非法的手段,就算最後分道揚鑣,往往也是只能看淡。沒想到,這次遇到的她,城府居然如此之深!

在那天之後,小林還像初戀的小女生般,每天發送很多訊息給我。「謝謝老師給我陪伴的機會」、「與教授相識,是很多女人的夢想吧」,我承認,我被她的迷湯灌好灌滿。但在心儀的女生面前,正常人誰會有戒備呢!?

就這樣,我們倆宛如情侶,度過了幾個月的甜蜜。整件事情一直到她寫論文遇到了瓶頸,逼迫我動用特權幫她畢業,才產生了翻天覆地的劇變。三番兩次嘗試理性溝通無果,她開始三不五時以那天發生關係的事情作要脅,說她被我性侵,去學校性平會舉發了我。在學校駁回之後,她變本加厲,轉向檢方提告。一連串志在讓我毀滅人設的行為,到處造謠說我性侵她,但事實真相就是 — -我沒辦法動用特權讓她畢業! 一個堂堂大學教授,被女學生指控性騷擾、甚至性侵害,是多麼不堪的恥辱! 這可不像一般勞資糾紛的那種各執一詞、你來我往,而是惡意至極的揭瘡疤、秀下限。

我在百般煎熬之中,想到了那支習慣放在背包裡的錄音筆,彷彿像沙漠中將死之人見到綠洲,讓我奇蹟似的全身而退。當然其中免不了讓大家聽到一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私密內容,誰也不願意,但若是要拿我的清白去交換,我寧願讓全世界都聽見我的錄音內容。我真的非常慶幸,當時做了錄音的這個動作,保護了我自己!

這次的痛,讓我看清了一個女人的真面目,更重要的是學到了寶貴的一課。

鬼門就要開了,我一點也不怕。因為人比鬼更可怕!




20 次瀏覽0 則留言